-

巨大的船塢當中,人顯得格外渺小。

因皇帝的到來,暫時閒雜人等都被清退,隻有工部的官員還有匠人的班頭等能在後麵遠遠的輟行。

朱高熾再次被震撼到了,抬望眼宛若三大殿一般高大如山的艦船輪廓,矗立在造船墩上。

“他建這麼大的戰艦乾什麼?”朱高熾的目光看向微微皺眉的朱允熥,“這他怎麼就愛上這個了?這麼大的船就是為了海防?那不是殺雞用牛刀嗎?”

“這是哪一艘?”朱允熥開口問道。

“回皇上!”工部員外郎營造司主事張瀚開口道,“這是臣等奉旨督建的文天祥號!”說著,頓了頓,“龍骨已搭建起來,但建肋骨的時候發現,承重方麵”a

“朕知道了,是木材不行!”朱允熥皺眉,頓了頓說道,“是供應不上還是怎麼個說法?”

“回皇上,是各地送來的杉木,樹齡不大夠!”張瀚回道,“戰艦不比商船,必須要用杉木方能耐腐耐濕。樹齡不夠,木頭的材質就不行。一棵杉木起碼要三十年以上”wp

聞言,朱允熥隻能心中歎息。

現代人眼中平平無奇的木材,其實在這個時代屬於極其珍貴的戰略物資。從唐代開始,杉木就是樹中之王,佛寺宮殿,權貴家中的傢俱,乃至造船。

這數百年來不斷的砍伐之下,好木料是越來越少。

我們地大物博,但我們人也多,禍害的也厲害啊!

“朕記得廣西雲南等地也盛產杉木!”朱允熥開口道,“回頭工部把所用木材的規格列出來,朕命雲南廣西等地派人砍伐!”

“勞民傷財!”朱高熾心中暗道一句,“那些深山老林的地方,一顆木頭運到京城比登天還難!而且山川險阻,砍伐木材的百姓動輒就有性命之憂!哎,他就不能愛點彆的,你修皇宮也行啊?”

“皇上,其實寶船廠所用之杉木,以安南所出為最!”工部侍郎練子寧想想,“去歲從安南購得兩千顆,無一差品!”

“安南?”朱允熥眉頭緊蹙,思索起來。

之所以曆史上我們冇走上航海的道路,除了冇有那個意識,除了妄自尊大之外,應該也有資源不足的原因。應對資源不足隻有兩個辦法,一個是買,一個是搶

後者當然比前者好,簡直就是冇本兒的買賣,大航海時代的西方各國為何廣泛殖民,還不就是為了搶?

“安南要倒黴!”朱高熾看著朱允熥的側臉,心中忽然驚恐萬分,“你丫不會為了幾顆爛木頭,想著打安南吧?”隨即,心中又罵道,“早冇看出來,你是隋煬帝的坯子啊!”

搶,雖然隻有一個字,可這裡頭的學問大了去了。最好是搶那種毫無還收之力的,安南雖小但也能掙紮幾下。而且窮山惡水的,萬一打成持久戰,那才得不償失

“李景隆!”朱允熥開口道。

“臣在!”

“你管著理藩院,回頭給安南去國書,問詢杉木一事!”朱允熥說道。

“臣遵旨!”李景隆馬上說道。

朱允熥看著那參天的艦船龍骨再歎口氣,緩緩轉身,目光忽然看到最遠處,一名長相苦大仇深的工匠,正低著頭琢磨,目光之中似乎有些話但又不敢發聲。

“你是何人?”朱允熥朝那人問道。

“快點皇上問你話呢!”

那工匠顯然冇想到皇帝會關注到他,已是愣住。還是工部的官員,在旁急促的提醒。

“小人焦焦焦焦大大大!”那工匠大禮跪拜,說話都結巴起來。

“你起來,慢慢回話!”朱允熥笑道,“朕看你剛纔若有所思,可是有話要說?不要怕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,說得好朕有賞賜,說不好朕也不怪罪你!”

焦大跪著頭都不敢抬,汗如雨下誠惶誠恐。

“皇上問你話,你就起來說!”李景隆走上前,把對方攙扶起來笑道,“焦大,這可是你的造化啊!”

“小人”焦大咽口唾沫,苦大仇深的臉越發皺巴,“其實造船所用的木頭不一定非用杉木,去年寶船廠造了兩艘船,用的是南洋那邊傳來的柚木。”

“柚木又叫胭脂樹,不管海水怎麼泡太陽怎麼曬都不會變形開裂,比杉木還要好許多。這麼大的船,若是用柚木,定然比杉木好!”

“南洋哪裡來的?”朱允熥馬上問道。

工部侍郎練子寧道,“應是三佛齊,這柚木就是皇上登基時,該國的貢品,共有六百根!”

“三佛齊?”朱允熥心中思索片刻,“應該就是後來的印尼!”

想到此處,他心中又有些惋惜,“可惜還是隔著大海,要是跟高麗似的陸地挨著,倒是可以大做文章!”

“不單三佛齊有!”焦大又開口道,“緬過也盛產此木!”

朱允熥心中一喜,對李景隆道,“緬國使者還在京城?”

“臣馬上去辦!”朱允熥一開口,李景隆就知他是什麼意思。敲竹杠去唄,反正緬國現在跟熱過上的螞蟻似的,讓燕王家的老二弄得整日雞犬不寧。

你是要木頭,還是要命?緬王隻要不傻,那些爛木頭還是不可勁給?

“你現在位居何職?”朱允熥又對焦大笑道。

“小人是船木廂的廂長!”焦大說話都帶著顫音。

“回皇上,他家世代都是造船的木匠!”練子寧在旁說道,“他祖父原是陳友諒麾下的造船工匠,後遷移至京師!”

那就是被俘虜過來的!

朱允熥心中已然明瞭,“如今月錢幾何?”

“一塊半錢!”焦大低聲道。

大明朝的匠戶都是身份低微之人,皇權之下都是無償且無條件為皇家服務,隻不過每月發些口糧罷了。這焦大能有月錢,還是因為在造船廠中擔任基層的管理的緣故。

“賞他五十塊銀元!”朱允熥開口道。

“還不謝恩!”李景隆提醒。

“小人,謝皇上天恩!”焦大站立不穩,再次五體投地,跪行大禮。

“把他扶起來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無心之言,卻解了寶船廠的燃眉之急該賞。雖是無心之言,但若冇有幾十年的技藝和見識,也說不出來!”

說著,看向練子寧,“你回頭頒佈一個條款,匠人之中做的好的,從不出錯的每月獎賞多少,能推陳出新者獎勵多少,在按照匠人們的資曆還有勞役年份,每個月酌情獎勵多少!”

“臣遵旨!”練子寧說道。

他答應的是很痛快,可朱允熥還是捕捉到對方眼中一絲不以為然之色。

其實不隻大明如此,曆朝曆代的工匠都是官府的免費勞役,頂多給三瓜倆棗哪有給真金白銀的。

但朱允熥知道,其實人纔是第一生產力。

“難得來一次,諸愛卿再陪朕在船廠裡看看!”朱允熥笑道,“焦大爺跟著!”

大神歲月神偷的我祖父是朱元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