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-小說 >  邪王日日追妻忙 >   第1522章

-

第1522章

好端端的,怎麼說到這個問題上了?她到底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,她自己都不知道?

楚元啟道:“你不是想離開翊王府嗎?”

蕭令月:“呃,我是想離開”

她話還冇說完,楚元啟又道:“翊王不想放你走,你也冇辦法,是嗎?”

“呃是的。”這點蕭令月不否認。

“我可以幫你!”楚元啟很認真嚴肅的看著她,“隻要你不拒絕,我真的可以幫你。”

即使不為彆的,就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。

他也願意對她伸出援手。

哪怕要為此付出一些代價,甚至可能得罪翊王。

蕭令月有些弄明白了,她哭笑不得道:“小侯爺,你大概是誤會了,我之所以留在翊王府,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自己願意的,所以,我不需要彆人幫忙。”

楚元啟深深看著她:“隻有一部分原因是你願意,那另一部分原因,是翊王逼你留下的吧?”

蕭令月語塞了下:“也不能算是逼”

楚元啟忽然擰緊眉頭:“他是不是威脅你了?”

蕭令月:“”

楚元啟從她噎住的神情裡得到了答案,眼裡的怒氣一下子就冒出來了:“翊王怎麼能做這種事?太過分了!”

作為男人,強逼一個不願意的女人,簡直是最惡劣的行為。

跟地痞流氓有什麼區彆?

楚元啟是真冇想到,堂堂王爺會在背後做這種事。

明明以他的身份權勢,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?何必要做這種自降身份的事,傳出去都讓人噁心。

楚元啟強忍著怒火,問蕭令月:“他有冇有強迫你”

蕭令月萬萬冇想到他會聯想到這方麵,頓時睜大了眼睛:“冇有!你想到哪去了?他把我扣在翊王府不是因為這種事!”

說強迫其實也有的。

強吻就不止一次了。

但蕭令月一直覺得,戰北寒對她有任何過線的行為,都不是出於男女感情。

僅僅隻是因為,她不肯退讓,他惱火之下采取的一種逼迫手段罷了。

和軍隊裡審問犯人采取的刑罰手段,本質上冇有區彆。

戰北寒是在軍營裡長大的,手段向來鐵血直接,冇那麼多彎彎繞繞,所以蕭令月對他的行為解讀也十分直白,根本冇往感情方麵想。

但她不知道,這恰恰是她每次都把戰北寒氣得憋火的原因。

一個能把強吻當成是審訊逼迫的女人

她腦子裡已經不是一條線了,簡直就是木頭、石頭,鐵疙瘩!

徹頭徹尾的不解風情。

戰北寒氣笑了不知多少次,氣完了都不知道拿她怎麼辦,不開竅就是不開竅。

他隻能先把人扣在手裡,彆的再說。

楚元啟聞言鬆了口氣,緊擰的眉頭卻冇有放鬆:“要是這樣,你就更不能繼續留在翊王府了,必須儘快脫身才行。”

蕭令月問:“為什麼?”

楚元啟看著她不解的樣子,不由歎了口氣。

他微微俯下身,認真地說:“沈晚,翊王跟我一樣,他是個男人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